Nvidia 延攬吳新宙、Momenta 要做晶片,自駕圈又開始熱鬧了

最新AI资讯11个月前发布 Aibot114
911 0
广告也精彩
Nvidia 延攬吳新宙、Momenta 要做晶片,自駕圈又開始熱鬧了

最近自動駕駛圈有點熱鬧。7 月 21 日有媒體報導,解散的 OPPO 晶片子公司哲庫多位管理層及核心人員集體加入中國自動駕駛公司 Momenta,似乎想帶領 Momenta 踏入自駕晶片領域。

Nvidia 延攬吳新宙、Momenta 要做晶片,自駕圈又開始熱鬧了

▲ Momenta蘇州總部。

現在又有報導,小鵬汽車自駕副總裁吳新宙離職加入Nvidia,吳新宙擅長領域正是計算機視覺、精準定位與機器學習等,代表Nvidia或許想更深入自動駕駛軟體領域。這代表兩種方向:自動駕駛方案公司加強硬體能力,以求「軟硬一體」,上游晶片公司也想加強軟體能力,以求更標準耦合能力。

Nvidia雖一直稱做「軟硬解耦」代表廠商,但Nvidia一直有提供自動駕駛解決方案,只不過確定落地使用者只有賓士,像Mobileye未能及時達到軟硬解耦的廠商,確實流失不少客戶,而不少主機廠希望將軟體「主動權」握在自己手裡,上汽董事長陳虹「靈魂論」更佐證這觀點。

不過自動駕駛公司做晶片非常少見,畢竟晶片研發成本比軟體高太多,且如果出貨達不到一定數量,盈利更困難。現在雙方都嘗試把手伸入對方市場,競爭已經開始。

車廠想要自己的「軟硬一體」

軟硬一體當然是降低成本的最好方法,以特斯拉為例,算力只有144TOPS的晶片+純視覺+無高精準地圖能做出FSD,從投入產出比角度看,沒有對手。

早期ADAS方案也都以軟硬一體為主,博世、Mobileye等提供輔助駕駛軟硬體方案,硬體規格都不高,但AEB或ACC等傳統專案,水準並不比頭頂光達的新勢力差。這些方案已應用多年,傳統供應商方案成熟度確實更高,另一方面,軟硬一體能最大程度發揮硬體實力,但軟硬一體方案如今被新勢力及部分傳統車廠拋棄,原因不只是怕失去靈魂這麼簡單,更重要的是各家廠商需在智慧駕駛時代打出差異化牌組。

智慧駕駛已成為電動車的核心競爭力,採用供應商方案無法顯現我家的特殊之處,因此獨立開發軟體成了主流。比起硬體,軟體投資相對較低、風險較小,且更容易表現差異化。此外,OTA時代,車與車對決是整個車子生命週期的戰爭,如A車廠推出新功能,B車廠調整軟體就能迅速跟上。車子到底有多少功能,已不是買車時一錘定音,而是可以繼續進化。

這功能也需軟硬分離才能做到。軟硬一體方案使車廠想調整某功能,短需三個月至半年,長則超過一年,對新車廠時間過長,或許很致命。從車廠特別新勢力需求看,軟硬分離有必要,但也不能極端認為兩者會完全分離。

沒有絕對獨立的軟硬體

自駕晶片公司也不是完全不涉及軟體業務,中國地平線創辦人兼CEO余凱曾將地平線與Nvidia等公司定義為「披著晶片外衣的軟體公司」,不過更清楚解釋為第12屆中國汽車論壇,總裁陳黎明發表對自駕軟硬體的見解:

「軟硬分離和軟硬結合是矛盾體,既對立又統一,軟硬結合使常用算子庫和底層晶片高度配合,晶片計算效率極大程度發揮。透過中間件把上層應用隔開,客戶主機廠和Tier1客戶及合作夥伴能在同硬體平台快速高效應用開發反覆運算,當然主機廠也希望應用軟體能用不同晶片架構跑,而不是只能用一家晶片架構。」

開頭提到的兩家公司,似乎都將地平線當成對手。地平線軟體是為了發揮硬體能力,主機廠還是可將自家軟體用地平線晶片跑,不限一家廠商產品,主機廠想要的主動權依舊握在手裡。地平線提供自駕晶片,又打包豐富軟硬體方案,頗獲中國廠商青睞。

自駕公司也不是完全不碰硬體。小馬智行乘用車線,也提供「方載」自動駕駛域控制器,但控制器核心部分SoC晶片還是Nvidia或地平線等產品。即便軟硬分離逐漸成主流的時代,也不代表一家公司不能同時開發兩條業務線,最關鍵的還是看功力有多深、軟硬體是否能真的分離及適應不同需求。

自駕晶片公司做解決方案,現階段可能很難找到合適「買家」;而自駕軟體公司做自駕晶片,不僅同樣有買家不好找的問題,能燒得起錢的更是少數,雙方其實都具一定軟硬體基礎,不過無論做晶片還是開發整套自駕演算法,難度都不低,因此除了傳統大企業,其他廠商很少同時發展兩個領域。

即便如此,軟硬分離大行其道的今天,各廠商心裡都還有軟硬一體的夢。

誰來主導?

自動駕駛業距成熟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從量產乘用車角度看,跑在前面的只有新勢力,當行業更成熟,車廠差距會逐漸縮小,更看重成本,想追趕新勢力的傳統車廠也可能提供軟硬一體新市場。賓士早在2020年便宣布與Nvidia合作,開發自駕晶片及軟體平台。Mobileye也在5月與保時捷合作,提供含軟硬體的SuperVision駕駛輔助系統。

Nvidia 延攬吳新宙、Momenta 要做晶片,自駕圈又開始熱鬧了

▲ 保時捷與Mobileye合作。

不過目前看來,軟硬一體即使行得通,也是自駕晶片公司更有希望成功,特別是晶片老玩家如高通、Nvidia或Mobileye,已有晶片基礎,Nvidia目前業務更從晶片到開發平台再到工具鏈、深度學習,掌握自駕全方案的優勢非常大。更重要的是,這些企業資金與人才吸引力也更具優勢,或許會有更多吳新宙等自駕大腕被晶片公司吸收。

回頭看Momenta,官方還未發表正式聲明,如果此事敲定,Momenta也會成為自動駕駛業為數不多也自研晶片的企業。有報導說今年Momenta一直在籌備香港或美國公開募股,最近又有報導Momenta與合肥政府接洽投資事宜。說晶片等硬體故事,確實更有利Momenta融資,且中國自動駕駛公司競爭十分激烈,軟硬一體若能有更具差異化及可觀前置成本,也能使Momenta競爭力更強。

對自駕公司來說,現階段不得不追求變數。晶片公司做軟體,只是可能性的嘗試,晶片業務還是主體,軟體公司則需考慮如何不被晶片公司取代,更偏向生死存亡的必要抉擇,而不是開拓新業務。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