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姿丰拯救 AMD 寫下矽谷傳奇,現在她要奪走黃仁勳的「AI 皇冠」

最新AI资讯1年前 (2023)发布 Aibot114
465 0
广告也精彩
蘇姿丰拯救 AMD 寫下矽谷傳奇,現在她要奪走黃仁勳的「AI 皇冠」

AMD 執行長蘇姿丰(Lisa Su)創造出矽谷史上最偉大的轉捩點之一,這位讓台灣鄉民暱稱「蘇媽」的最強悍執行長,在 10 年內將瀕臨破產的 AMD 股價推升近 30 倍,而現在隨著 AI 浪潮來襲,她準備與輝達爭奪 AI 皇冠。

時間拉回 2014 年,當現年 53 歲的蘇姿丰接任 AMD 執行長時,這間晶片製造商正陷入困境,當時該公司解僱約 1/4 的員工,股價只在 2 美元上下徘徊。AMD 前高層 Patrick Moorhead 回憶當時,坦言公司是「生不如死」。

想不到,英特爾後來因生產延後、蘋果 iPhone 決定不使用該公司晶片,開始一路走跌,而蘇姿丰瞄準對手的失誤,憑藉靈活的戰術眼光,陸續與聯想、SONY、Google 和亞馬遜簽約,使這些公司光資料中心去年就為 AMD 帶來 60 億美元營收。

不過,在分享蘇姿丰如何帶領 AMD 起死回生,甚至超車頭號競爭對手英特爾的故事之前,先來聊聊她的成長故事。

台南囝仔 3 歲赴美,8 年攻讀完學士、碩士、博士學位

蘇姿丰 1969 年出生在台南,同年,AMD 創辦人 Jerry Sanders 創立了 AMD。蘇姿丰 3 歲便隨父母移民美國紐約,父親蘇春槐是統計學家、母親羅淑雅為會計師,小時候比起洋娃娃,她更喜歡拆解玩具。

蘇姿丰高中直升紐約市區的布朗克斯科學高中(Bronx High School of Science),這是全美國最頂尖的高中之一。17 歲的她就被麻省理工學院(MIT)電機工程系錄取,24 歲便獲得麻省理工電機博士學位,8 年內獲得電機工程學士、碩士、博士學位,是名副其實的「超級學霸」。

當時負責 MIT 奈米結構實驗室的 Hank Smith 表示,對於一個如此有技術天賦的人來說,蘇姿丰也善於與人打交道,當同學間意見分歧時,她會扮演和平使者的角色。聽到這一描述,蘇姿丰笑稱「這是跟 MIT 其他人相比,我認為沒有人會說我外向,但溝通是我工作的重要部分」。

蘇姿丰整個職涯都在炸毀正常模式

畢業後,年僅 24 歲的蘇姿丰進入德州儀器、IBM、Freescale 等大廠,1995 年她擔任 IBM 研究員,幫忙設計晶片,並透過使用帶有銅電路、而非傳統鋁的半導體,使運作速度提升 20%,令高層看見她的才能;1999 年、在銅技術推出一年後,時任 IBM 執行長的 Lou Gerstner 將蘇姿丰選為技術助理,回憶當時他表示「事實證明,蘇姿丰是我遇過最傑出的員工之一,她不遵循正常的模式,她整個職涯都在『炸毀』它們。」

在 Lou Gerstner 近 9 年的領導下,原本停滯不前的 IBM 市值成長 6 倍,讓蘇姿丰近距離了解到企業轉型的過程,透過公司規模、創造致力於客戶的文化,都是點燃公司復興的契機。

到了 2012 年,蘇姿丰加入 AMD 擔任資深副總裁、總經理,2014 年接任總裁暨執行長,此時的AMD可說是瀕臨破產,即使已經將製造部門分拆成獨立製造廠「格羅方德」(GlobalFoundries),仍不敵英特爾,近乎停擺 10 年。

拯救近乎停擺的 AMD,寫下傳奇的矽谷篇章

蘇姿丰剛接手時,她飛到比佛利山莊,親自邀請 AMD 創辦人 Sanders 向她的團隊喊話,但他拒絕了,並告訴蘇姿丰,「現在這不是我的團隊,是你的團隊」,一旦公司達到兩年的盈利能力,他就會去拜訪。有趣的是,恰逢 AMD 成立 50 週年時,Sanders 真的兌現了這個承諾。

2014 年蘇姿丰晉升 AMD 總裁暨執行長,當時的 AMD 無法準時完成產品交貨、英特爾在筆電市場占據主導地位,輝達、高通和三星瓜分新的智慧手機業務,當時的 AMD 技術沒有任何競爭力。當時分析師甚至表示這間公司「無法投資」,且負債 22 億美元。

在接任執行長的第二天,蘇姿丰走上台、對著麥克風向所有士氣低落的 AMD 員工傳達一個資訊:「我相信我們能打造出最好的產品。」

這句口號,成為拯救 AMD 三大步驟中的首要條件:創造出色的產品、加深客戶信任、簡化公司。蘇姿丰認為,「三件事,只是為了保持簡單,如果是 5 個或 10 個,那就很難了。」

於是,她要工程師將注意力集中在打敗英特爾晶片,雖然這需要數年才能繪製出可行的最終藍圖,即使 AMD 在伺服器市場的占比不斷下滑,甚至降到 0.5%,但研究人員仍在實驗室工作。蘇姿丰表示,「當時公司經營不善,但天哪!他們正在從事業內最令人興奮的設計,工程師也受到產品激勵,我喜歡把這件事放在首位和中心。」

之後,她決定優先推出新晶片架構 Zen,這在 2017 年獲得回報,同時也向業界發出「AMD 已經轉危為安」的訊號。到了2020年,第三代 Zen 支援 AMD 所有處理器,速度方面也成為市場中的佼佼者。

接著,蘇姿丰開始上路,大力推銷這些晶片給原本對 AMD 晶片失去信任的資料中心客戶,即使在 AMD 沒有晶片可賣的時候,她也會花好幾年時間來建立關係。惠普企業執行長 Antonio Neri 表示,有次德州遇到冰風暴,蘇姿丰還開車 4 個多小時見他,他當時已經對 AMD 前一代產品相當失望,但蘇姿丰展示了「需要做的事」的信念。

另一個重要策略是與科技巨頭達成新交易,因為它們需要大量 CPU 來應付爆炸性成長的雲端業務。Google Cloud 執行長 Thomas Kurian 回憶,但在他加入前,AMD 不是 Google 生態系統的重要組成,根本不是,但現在輝達、英特爾和 AMD 成為非常重要的合作夥伴,這是蘇姿丰的功勞。

AI 時代來臨,蘇姿丰與黃仁勳搶奪 AI 皇冠

隨著 AI 時代來臨,對於機器學習背後的晶片需求不斷暴增,目前蘇姿丰也面臨一個艱難的挑戰,那就是「AMD 能否生產出足夠強大的晶片,打破輝達(Nvidia)對處理器近乎壟斷的局面,從而撐起即將到來的生成性 AI浪潮?」

Forrester 分析師 Glenn O’Donnell 表示,「AI 等於輝達,這點已經根深蒂固。AMD 必須真正加強其遊戲業務,來克服這一問題。」不過另一位 Bernstein 分析師 Stacy Rasgon 認為,投資人現在關注 AMD,是想要平價版的輝達,也許市場大到 AMD 不需要有競爭力。

但無論如何,蘇姿丰都強調「如果你放眼 5 年,你將在 AMD 每一個產品中看到 AI 人工智慧,它將成為最大的成長動力。」在她的領導下,AMD 研發支出增加近四倍,達到 50 億美元,幾乎與她接手 AMD 時的全部營收相當。

隨著輝達推出以 AI 為中心的 H100,AMD 則以 MI300 應戰,這款新晶片預計 Q4 開始出貨。同時,AMD 去年以 488 億美元收購賽靈思,成為營收成長的重要引擎,今年更成為公司抵抗市場逆風的利器。

除了輝達,AMD 也面臨客戶開始自己研發晶片的威脅,但無論如何,AMD 現在都處於很好的位置,足以在 AI 市場上一展身手。不過,蘇姿丰也很清楚從好轉變成垮台的速度有多快,要確保 AMD 經久不衰,還有更多工作要做,目前 AMD 已經證明是一間好公司,而她也樂於繼續以出色、對世界有貢獻為目標。

Lisa Su Saved AMD. Now She Wants Nvidia’s AI Crown

(首圖來源:AMD)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