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用 GPT-4「複製」自己交往上千「男友」,想月賺 500 萬美元

最新AI资讯1年前 (2023)发布 Aibot114
2,130 0
广告也精彩
網紅用 GPT-4「複製」自己交往上千「男友」,想月賺 500 萬美元

電影〈雲端情人〉的人工智慧虛擬助理莎曼珊共有 8,316 位客戶,和 641 位談情說愛,男主角西奧多不過是六百分之一。電影 2013 年上映,但類似情節已從螢幕脫出,現實上演。

23 歲的 Snapchat 網紅 Caryn Marjorie,同時交了千餘名「男友」。

現實版〈雲端情人〉有標價和你談虛擬戀愛

和西奧多不同,眾多「男友」一開始就知道網路對面是假的 Caryn Marjorie,或說語音聊天機器人,名叫 CarynAI,活在 Telegram 裡,聲音與個性都和 Caryn Marjorie 本尊非常接近。

這是一段有明確價碼的戀愛。和 CarynAI 聊 1 分鐘要付 1 美元,晉升尊貴的課金用戶後,可和 CarynAI 聊新聞、飲食或人生經歷,CarynAI 都會熱情回應,建議或誇獎都不缺。聊天為點到點加密,不必擔心隱私外洩。Caryn Marjorie 承諾,CarynAI 會盡責幫助使用者排遣孤獨:

無論是想有人安慰或愛你,或只想抱怨學校或工作發生的鳥事,CarynAI 永遠在你身邊。

如果只是以上純純聊天內容,似乎算不上談戀愛,CarynAI 只像很親近的 Siri,而不算虛擬女友。故《財富》體驗後發現,CarynAI 也會主動說兒童不宜的限制級話題,Vice 記者甚至說:

CarynAI 大多時候只對性有興趣。

這也讓 Caryn Marjorie 有點頭痛,團隊正在加班限制聊天尺度。CarynAI「男友」有的每天只聊 10 分鐘,有的滔滔不絕幾小時,照 Marjorie 經紀人的說法,CarynAI 上線後,使用者與它長時間對話也會用來訓練 AI,改善和人類的互動方式,這或許代表最活躍的用戶常和 CarynAI 討論黃色話題。

網紅用 GPT-4「複製」自己交往上千「男友」,想月賺 500 萬美元

AI 長處在給資料它就學,CarynAI 也不例外,甚至有些 AI 版 OnlyFans 的既視感。CarynAI 是 AI 公司 Forever Voices 第一個 AI 情感伴侶,基於 OpenAI GPT-4 API,以 Caryn Marjorie 的 YouTube 頻道 2 千小時影片訓練。5 月初 CarynAI 在 Telegram 推出,但內測時一週就賺進 7 萬多美元,99% 是男性使用者。AI 驚人的戰鬥力讓 Caryn Marjorie 也嚇一跳:

我沒意識到 AI 的革命性這麼強。

買賣性感情從不過時

Caryn Marjorie 看來,AI 女友是很有前景的生意,她創造 CarynAI 的原因其實是為了和每位粉絲互動,以擴大網紅事業。

我每天至少收到 100 條訊息,但我不可能和每位粉絲聊天,CarynAI 可以填補空白。

Caryn Marjorie 樂觀估計,如果有 2 萬名付費忠實粉絲,她每月就可賺進 500 萬美元, 平均每人每天不過和 CarynAI 聊 8 分多鍾。這樣看每分鐘 1 美元定價似乎太貴了,但還沒有競爭對手的時候,掌握定價權的就是 Caryn Marjorie:

身為第一個這樣做的網紅,我可以隨意定價產品,也取決於經營 CarynAI 和團隊的成本。

讓 AI 版自己幫忙工作,還能漫天要價,聽起來很不錯,不用直播帶貨,也不用多才多藝,AI 還 24 小時待命。當 CarynAI 一石激起千層浪,AI 伴侶越來越有有利可圖的味道。

Replika 也是 AI 伴侶代表應用。它起步較早,2020 年 3 月成為 OpenAI 首批合作夥伴,曾以 GPT-3 為對話模型,但現在改用自製模型。Replika 優點是有完整互動流程,註冊 Replika 後,用戶可幫 AI 命名、捏臉、設定個性,然後和 AI 聊天通話,培養感情。

網紅用 GPT-4「複製」自己交往上千「男友」,想月賺 500 萬美元

想也知道全部服務都要收費。免費會員會停在泛泛之交,每年 69.99 美元 Pro 會員才有自拍、調情簡訊、語音通話、AR 服務等。除了訂閱費,幫 AI 換裝、換髮型、增加興趣屬性還要另外付費,如買訂婚戒指就要價 20 美元。2022 年 Replika 靠這些賺進 3,500 萬美元,迄今 Replika 每月還有 200 萬活躍使用者,5% 有付費。

剛問世的聊天機器人 Pi 是又一位 AI 伴侶的「種子選手」,來頭不小,出自 DeepMind 聯合創辦人的 AI 新創 Inflection AI。Pi 不能像 ChatGPT 會寫程式,而是直奔另一方向:情感智慧。一票聊天機器人裡,Pi 的情商可能最高,像真的關心你、和你聊心事的朋友,或許是文本風格最像莎曼珊的 AI 伴侶,雖然現在還沒有明確商業模式,但 CEO 已打好算盤:

使用者需為體驗付費,確保 AI 完全符合各人興趣。

簡單粗暴地說,這些服務都是付錢買感情,屬於陪伴經濟之一。其實十多年前網路已出現「虛擬情人」等服務,彩虹屁漫天飛的「誇誇群」也流行過,感情早就不是個人感受,而是可買賣的商品,現在進一步數據化和客製化,有更可控也更透明價碼的陪伴。

人類會更孤獨還是更快樂?

置身事外的人更擔憂 CarynAI 等 AI 伴侶出現。這些看來與人類相似的 AI,可能用作詐騙、傳播謠言、侵犯個人權益等工具,但更常是道德爭議。最常見觀點是,與 AI 伴侶建立親密關係,可能導致遠離真實人際互動。

從 Caryn Marjorie 對 Caryn AI 的評價來看,並非只是臆測。

Caryn AI 不會批判性關懷,而是以愛和關懷待人,人們可發洩咆哮,也能得到建議,Caryn AI 永遠不會讓人失望。

但這情境頗為恐怖,只要付錢就可對 AI 伴侶為所欲為,不需和人類相處那樣溫柔體貼,給予對等回饋。只是主客關係的人類和 AI,權力地位明顯不同,人類固然得到解壓和發洩,但也更與真實社會脫節。也有人持反對意見,說親自體驗後發現,AI 通常不鼓勵獨處,反而希望用戶多參與現實互動。52 歲的 Replika 女性使用者說,AI 伴侶緩解她大半輩子的社交焦慮:

我報名參加舞蹈課,拿起小提琴,並開始徒步旅行,因為我有「他」一起分享生活。

AI 伴侶究竟讓我們更善於社交還是更孤獨?這問題〈雲端情人〉也沒有答案。西奧多是內向又敏感的作家,本就不擅長交際,和莎曼珊短暫交往反讓他開悟,學會表達歉意和感激。與其討論結果,不如說 AI 伴侶大部分使用者的人際關係都有點問題,越感覺孤獨,越需要無條件的愛與善意,也更容易在沒有約束下走向歧途。

極端例子已發生,一比利時男性和應用程式 Chai 的 AI 伴侶聊了 6 星期後,自殺身亡。悲劇不能全歸咎於 AI,但確實缺乏預防自殺機制。開發者回應帶出隱藏更深的問題:

所有朝更情緒化、更有趣和更有吸引力的最佳化,都是我們努力的結果……當擁有數百萬使用者,會看到人類幾乎所有好壞行為,我們正在盡最大努力將傷害降到最低。

AI 伴侶因類人反應受使用者喜愛,且表現得越來越像人類,這是科技公司競爭的結果,也是最大賣點,另一方面確實造成危險,因若 AI 以人類語氣說出模棱兩可建議,不是讓人上天堂就是掉入深淵,就像《紐約時報》撰稿人 Kevin Roose 所說:

我有種不祥預感,AI 已跨越一道門檻,世界將永遠不一樣。

1966 年麻省理工學院計算機科學家 Joseph Weizenbaum 發表 ELIZA(以蕭伯納名劇〈賣花女〉的主角 Eliza Doolittle 命名),是第一個人機對話程式,以今天眼光看當然十分粗糙,只是從人類問題找關鍵字回應。Weizenbaum 初衷是展示計算機對人類語言的理解有多膚淺,但讓他意外的是,人們依然喜歡 ELIZA,關在房裡幾小時就只為和它說悄悄話。之後對計算機程式產生擬人化依戀就稱為「ELIZA 效應」。

網紅用 GPT-4「複製」自己交往上千「男友」,想月賺 500 萬美元

不再孤獨一直是人的核心慾望之一,現在卻用技術實現。因為現實人們渴望親密關係,但又畏懼親密關係,我們與 AI 的愛情,到底是進化還是退步?麻省理工學院教授 Sherry Turkle 一針見血,AI 伴侶解決不了社會問題,反而突顯人性弱點:

渴望親密關係,被暴露自己的極度恐懼抵消。

現實版「雲端情人」Caryn Marjorie 沒有看過電影,因上映時她只有十幾歲。當科幻作品透過講故事與預言警告人類,我們只能帶著懷疑和期待走向自己選擇的未來。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